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雷士高层曝阎焱曾向吴长江索要3%个人期权

2018-12-07 18:54:49
雷士高层曝阎焱曾向吴长江索要3%个人期权 阎焱反击称,从不做私下交易,雷士股价暴跌全是吴长江的错 昨日,雷士高层杨柳(化名)向南都曝料称,软银赛富首席合伙人、现雷士照明董事长阎焱与雷士及关联企业有过多起“私密交易”。 “阎焱2006年带着赛富2200万美元输血雷士前,要挟吴总(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给他个人3%的期权,说不给就不投资。”杨柳称,自阎焱入主雷士照明董事会后“凡是不给他私人好处的项目,就统统投反对票”。 阎焱则反驳称,他们从不做私下交易,赛富投资任何一个企业,都要求给予董事期权,这是公司行为,“如果我是这样的人,不把腰杆挺直,还能管几百亿的资金么?” 阎焱更称,目前雷士员工、经销商的举措,都是在给吴长江回归“帮倒忙”。 雷士:不给个人好处的项目,阎焱统统反对 2006年,因为要支付给其他两大股东1.6亿“遣散费”,吴长江四处筹钱。 阎焱代表的软银赛富投资,对于吴长江无疑是雪中送炭。“但阎焱要求说,给他个人3%的期权,不然就不投资。”杨柳说,吴长江无奈之下,只能接受“要挟”。终,阎焱以0.5港元的低价,获得了公司3%的期权,“雷士一上市股价就是2块多港元,阎焱光这一项就赚了好几个亿”。 杨柳更称,雷士账目上长期有20多亿的现金流,“人家都说你们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多做一些投资。实际的情况是,吴总(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提出的建议,只要不给阎焱个人好处,阎就反对。” 杨柳给南都提供的资料显示,在雷士的关联公司中,相当部分有阎焱的“影子”。如雷士关联公司重庆恩林电器(后被施耐德收购),主要经营生产电工(开关、插座、低压电器)产品,其第三大股东为赵延超。赵延超是原软银赛富副总裁。 据杨柳透露,阎焱通过赵延超代持了重庆恩林16.8%的股份,后来又将赵延超代持股份转让给了关联人杨建文。 “恩林电器要进入雷士销售渠道,获得雷士的品牌授权,必须要经过董事会同意。而软银赛富阎焱和林和平在雷士董事会9个席位中占据了2个席位。如果不给阎焱个人‘好处’,不给股份,他就投反对票。” 中山市圣地爱司照明有限公司亦是雷士关联公司,主要生产花灯、水晶灯等,年销售额超8亿。杨柳称,阎焱同样通过赵延超代持了圣地爱司19.07%的股份,后转让杨建文。“阎焱就是通过不正当手段,为自己捞取个人利益。” 阎焱:说我个人拿好处,太荒谬 “2006年,我在深圳五洲宾馆和吴总见了一面,都没怎么谈价格,轻轻松松就谈成了。我们就决定给他投资。”阎焱说,说他“要挟”吴长江,实在是太荒谬。 阎焱强调称,软银赛富做任何投资,对任何企业,都要求在董事会中占有董事席位,享有董事期权,“这是对董事、高管的激励机制,并不是针对雷士一家企业”。 至于在恩林电器、圣地爱司持有股份,阎焱澄清道,赛富的投资,要求覆盖这一集团所有的业务相关部分,“假设我收购一个卖菜的企业,也一定要把他的菜园子一并买进来,这样才不会发生价格转移。我们必须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我们都是公开透明的投资模式。从不做私下交易,所有的交易都是合法的。” 清科资本高级投资经理雷中辉亦表示,董事期权是“行规”,只要双方达成协议即可。 经销商:吴总回来,一切好商量 雷士甩出阎焱“私德不修”牌之际,雷士惠州工业园上周五已全面复工,周五周六连续工作了两天,晚上还加班到10点半。 不过工厂一位员工透露,估计复工只是暂时的。“听说供应商那边没有达成协议,如果他们不提供原材料的话,我们过几天就没活干了。” 雷士副总裁穆宇及C F O谈鹰上周五与董事会谈判,提出了新的四点要求。其一,施耐德必须退出管理层;其二,吴长江必须回归雷士;其三,集团人员集体加薪15%-25%;其四,董事会及公司经营管理层不得因本次事件对公司任何人员作出不利处理。 知情人士称,员工是在没有董事会任何书面承诺的情况下“临时复工”,并以雷士副总裁穆宇及C F O谈鹰等组成临时管理委员会,管理日常业务工作。 “雷士复工是我们的心愿,我们也希望雷士尽快好起来。”上周宣布自立门户的雷士照明运营中心联盟会会长李灌珉向南都记者表示,经销商已经开始正常下订单了。 此前,运营中心联盟声称,不会等待董事会的答复,“不管吴总回不回来,都要推出新品牌”。李灌珉昨日口风突转,称新品牌的细节工作正在进行,但是会等董事会答复,再宣布新品牌相关事宜,“我们会再等等。吴总回来的话,一切都好商量。我们可以合作,一起重建雷士。” 问及为什么态度转变如此之快,李灌珉说,“凡事都有变数”。 对话阎焱 经销商不要再给吴长江回归“帮倒忙” 南都:经销商说要自立品牌,您怎么看? 阎焱:我们肯定不支持他们这么做,但是没有任何法律说,经销商不能做。你非要做,你去做,我们不在意。但是雷士就不给你做了。 另外,吴长江和高管,他们不能参与新品牌,这是《不竞争承诺》要求的。你不能拿着雷士的股票和薪水,去做吃里扒外的事情。 南都:雷士的优势在于渠道,经销商倒戈后,雷士怎么办? 阎焱:我觉得他们自己做品牌就是个joke(笑话)。他们能做早就做了,何必等到今天?谁都想自己创业,但创业有风险,千千万万个企业都失败了。有多少人是马云? 南都:雷士股价暴跌,内部人心惶惶,目前这么糟糕的局面是谁的责任? 阎焱:现在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吴长江干了不该干的事情,受到了中纪委的调查,怎么变成了我们和施耐德要把吴长江赶走,真的是与事实完全不符,实在滑稽透顶。 我真的不理解为什么我们这个社会道德中,这么缺乏对与错,好与坏的基本判断;置事实于不顾,用民粹主义的口号来掩盖一个基本的对与错的问题。 南都:吴长江会回来吗?怎样收拾局面? 阎焱:吴长江什么时候回来,这个不是我们、也不是吴长江定的。我们一直说,欢迎吴长江回来,但是必须按的要求去做,严格执行董事会的决议。香港联交所的手续要做完。 现在不是我们不让他回来,是他们(经销商、员工)在帮倒忙,瞎折腾。今天搞一个什么出来,联交所就要做一次新的调查,我们又要给一个解释。还有,吴长江去年和重庆南岸签的合约(将雷士照明总部从惠州迁到重庆南岸区),到现在也不给我们看。证监会不能理解。我们怎么解释?没法解释。 宝宝发烧反反复复是什么原因
混凝土激光整平机价格
探伤仪
宝宝发烧咳嗽怎么办
小区广告门
不锈钢管厂厂家
新生儿感冒症状
小孩咳嗽吃什么好得快
儿童感冒药哪种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