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特稿共创水电事业的美好明天中心

2018-10-29 12:36:37

[特稿]共创水电事业的美好明天 中心 ()

生态环境问题是我国乃至世界水电开发无法回避的一个重要问题。到目前为止,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将水电开发与破坏生态环境相提并论,从而一味反对水电开发。

水电工程拦河建坝,必然截断河流,会淹没一些生物资源,会改变一些水生生物生存环境,不可避免地会改变局部地区生态环境。评价水电工程的生态环境影响,不同人有不同认识,水电人士往往说没有问题,而非水电人士则往往夸大水电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潘家铮认为,不能抓住一点,以偏概全。不能光讲水电的好处,而不提水电对生态环境的影响;也不能因为生态环境影响而全部否定水电、否定大坝。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表示,我国水电开发的实践证明,已建水电站在促进生态建设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有部分地方存在不顾生态环境过度开发的问题,特别是过去为了节约投资建设引水式电站,造成部分河段长期脱水、河床裸露。

当前,人们的环境意识空前提高,对水电开发提出了更高的环保要求。在保护生态基础上有序开发水电,已经成为我国水电开发的基本共识。张国宝提出,在水电建设中,要高度重视环境保护工作,促进人与自然协调发展。

妥善处理移民问题

水电建设无法避免移民问题。移民问题是水电工程能否实施和成败的关键,如何使移民迁得出、稳得住、能致富,是水电开发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如果不妥善解决移民问题,轻则造成移民本身生活难以为继,重则影响社会稳定。

为更好地解决好移民问题,我国于2006年出台了《大中型水利水电工程建设征地补偿和移民安置条例》以及《关于完善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政策的意见》,提高了补偿标准,加大了扶持力度。但移民安置工作的难度并未就此减少。张国宝表示,虽然新建水电站移民补偿标准不断提高,但由于移民对安置的预期值也在增加,移民安置工作难度反而增加,移民问题已经成为我国水电建设的重要制约因素。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环境伦理学会理事长余谋昌认为,移民补偿不应是一次性的或不可靠的,而应该是长期的和稳定的,例如以家园和土地资产入股的形式,使移民成为电站股东,成为工程利益的长期受益者,或者以其他可靠办法保证移民应有的利益。

张国宝提出,要切实加强移民工作,使水电建设和移民利益更好结合。一要充分利用好现有移民后期扶持政策,多渠道解决移民遗留问题,确保移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和保持库区稳定。二要加强新建电站移民前期工作。移民相关工作要与主体工程同步开展,工作深度不低于主体工程要求。移民人数较多的水电站,可以考虑提前搬迁一部分移民。三要加强移民研究,根据各库区实际情况创新移民工作思路。

水电工程利益分配要公平

科学的水电建设,兼具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水电工程的这些效益如何分配,尤其是经济效益如何分配,广受社会关注。

余谋昌认为,大型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有重大的利益和风险,是权利和义务关系,正确处理这种利益和风险,权利和义务的关系,实行利益和风险,权利和义务的公平分配原则,是工程建设成功的关键。

我国大量水电地处西南偏远地区,当地用电水平较低。水电电力主要送往沿海负荷中心,满足沿海地区经济发展对电力的需求。库区如何分享水电开发带来的效益,负荷中心与库区利益如何平衡?

潘家铮表示,水电资源是国家的,不是那个地区和部门的,但是开发水电因为牵涉到征地、移民,影响到当地的种种条件,所以应尽可能照顾到当地的利益。无论是税收也好,帮助当地经济发展也好,都应该有个正确的政策,使水电开发效益能够公平地分配。

提高水电建设能力

1908年石龙坝电站开工,拉开了我国水电建设的序幕。经过百年的发展,我国水电事业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截至2007年,我国水电总装机容量达到1.45亿千瓦,占全国总发电装机容量的20.36%。三峡电站装机容量达到1470万千瓦,超过巴西伊泰普电站(装机容量1260万千瓦)成为世界大水电站。同时,我国水电勘测、设计、施工、安装和设备制造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形成了完备的产业体系。

但是,我国水电建设能力仍然存在差距。潘家铮认为,我国水电技术已经进入国际先进领域,但还不能说达到了水平,我们在创新、效率、管理等方面尚有差距。

当前,我国水电建设速度较快,长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乌江、红水河、澜沧江、黄河等流域的水能开发工作正科学有序推进,溪洛渡、向家坝、龙滩、拉西瓦等特大型水电站正在紧张施工过程中。而随着水电开发的深入推进,建设难度将越来越大。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贾金生呼吁,我国应该继续组织特高坝国家科技攻关。同时,应组织国际河流和国际水电市场开发研究,进行市场经济条件下大坝风险管理模式探讨。

深入推进水电开发

我国具有丰富的水能资源。根据2005年全国水力资源复查成果,我国水电资源理论蕴藏量年发电量为6.08万亿千瓦时,平均功率为6.9亿千瓦;技术可开发装机容量为5.4亿千瓦,年发电量2.47万亿千瓦时;经济可开发装机容量为4.02亿千瓦,年发电量1.75万亿千瓦时。理论蕴藏量、技术可开发量、经济可开发量均居世界首位。

但是,我国水电开发利用的程度却比较低。欧洲和北美洲的水能利用程度超过70%,南美洲约为25%,亚洲约为23%。发达国家中法国、挪威、瑞士都在85%以上,美国和日本也超过80%,德国约73%,加拿大约65%,而我国已开发量约占经济可开发量和技术可开发量的36%和26%。

“一江春水向东流,流的都是煤和油”,水能资源不开发就白白流走了。而另一方面,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能源消费需求迅速增长,对能源供应提出了更高要求。王浩说:“社会经济发展迫切需要加快清洁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

在中国水电发展论坛上,深入推进水电开发成为共识。张国宝表示,开发利用好水能资源是增加能源供给、调整能源结构、保障能源安全、减排温室气体、保护生态环境、应对气侯变化、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措施。优先发展水电,是我国能源发展的重要方针。

对于我国今后水能开发利用,余谋昌提出,在满足人和社会需要时,不能以损害后代的利益为代价,不能以损害生命和自然界的利益为代价。

为水电开发营造良好环境

张国宝表示,当前我国水电开发面临的问题之一是社会舆论问题。

其实,对于水电开发,上世纪国际上曾经出现过否定大型水电开发的倾向。但是,世界各国专家后来反复调查研究,尤其是在全球减排温室气体的新形势下,水电开发已经被提到重要位置。2004年10月,北京水电与可持续发展国际会议达成共识:水电是重要可再生能源,在实现可持续发展当中具有重要作用。

但是,目前国内外反对水电建设的舆论仍很强。比如,近国内一家大型媒体就刊登了两篇质疑水电开发的文章。而西方部分媒体也有意夸大、扭曲我国水电建设。这对我国水电开发造成了负面影响。

张国宝认为,如何做好舆论宣传工作,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是新形势下水电建设的一项重要任务,但我们目前做得还不够。要想让社会接受水电站,让大家支持水电开发,特别是让周边居民支持水电站建设,还要花更多力气进行教育和宣传。

明华名港城
佳兆业广场
碧桂园漓江公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